待你加冕成王

现在蹲在all坤还有all佣坑中,俩个都会更,不过都是不定时更。



感觉自己的担心应该收敛一些,因为,这样可能会助长一些人的得意忘形。然而优秀的人永远不会被黑暗打倒,我无法为他做什么,所以我应该静静等待,等待他头戴金冠的那天。

【all坤】原来我是a(abo设定,现代背景)

新人入坑,今天是第一次写三次元cp୧( ⁼̴̶̤̀ω⁼̴̶̤́ )૭

咳咳,在这里得说一下:我比较丧心病狂😂我吃a受,所以坤坤虽然是a,但是他是受,我想看他被o或者b压在身下那种不可置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(我是不是太变态了😂😂😂)

>

阅前须知:all坤cp洁癖! 只接受坤相关且坤受cp,希望不要在评论ky别家cp!拒绝ky拒绝引战!
以后每篇all坤文都会遵守:

●  本文涉及坤受cp较多,不喜勿入!

●  架空设定!以及不管设定如何坤坤是受!是受!是受!

●  不上升真人,逻辑死,仅供娱乐!拒绝ky,只吃all坤。

●  人物较ooc但不会人身攻击其他角色,或者上升diss真人!

排版好难

>

蔡徐坤是个a。

压人的那种。

当初他妈妈怀他的时候一直以为是个o,,想要一个贴心的o小棉袄。

没想到生出来以后让人大跌眼镜。

但是这孩子从小长的冰雪聪明的,母亲还是很喜欢他。

就是把他当o养了。

所以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o。

>

>

>

他信息素挺特别,空气味,简单说,就是没味道。

可以说是很不符合他的外表了。

不过这也造成了,他无论在哪里,都会被当成b。

因为大家发情的时候,因为闻不到味道,根本想不到是他的原因。

>

>

>

而蔡徐坤也有一个先天性的毛病,

他对信息素味道很迟钝。

>

>

>

因为从小被当o养,蔡徐坤的梦想是找一个a。

然而aa先天信息素互相排斥,虽然别人闻不到他的信息素,不过那种排斥的感觉还是有的。

很多与他接触的a都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排斥一个b。

蔡徐坤自己也很懵。

为什么……自己想找一个a,却有一大堆o来找自己?

>

>

>

“对不起……我们真的不太合适。”

蔡徐坤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这人。

“为什么?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么?还是我长的不好?”

面前柔软美丽的o眼泪肉眼可见的盈满眼眶。

“不是不是,你很好的。”蔡徐坤较忙否认,

“就是……我不太想搞同性恋。”

>

>

>

蔡徐坤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怀疑。

此时他顶着脸上的一巴掌,正在思考那个o说的话。

“你个傻子!搞个屁同性恋!你明明就是个a!打了抑制剂就以为我看不出来了?呵,男a。”

>

>

>

什么意思???

说起来,回想一下以前,父母也没有说过他是o啊,就是对他很细心很贴切啊。

蔡徐坤陷入怀疑。

那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是o呢?

>

>

>

蔡徐坤去了医院,做了一个鉴定。

为他做鉴定的医生听明他的来意以后一脸震惊,完全想象不到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自己的性别。

鉴定了一下性别,再鉴定一下信息素。

然后蔡徐坤陷入了对自己的怀疑。

>

>

>

浑浑噩噩的出了门,蔡徐坤给母亲打了个电话。

“妈,你知道我是a吗?”

[嗯?知道呀崽崽!]

“……”

[崽崽你不会才知道吧?!我以为你们上生理课的时候你就知道了,所以就忘了说了。]

“……”

[我当时还想你怎么知道自己是a了还那么冷静呢。]

得。

>

>

>

为了发泄一下,蔡徐坤去了酒吧,悼念一下他误会了十几年的性别。

还有信息素。

喝着度数比较低的鸡尾酒,他懒洋洋支着胳膊肘看着舞台上正在唱歌跳舞表演的人。

很快就有一个人向他搭讪了。

“嗨……你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?”

有人腼腆的坐在他身边。

蔡徐坤微微撇头,看向来人。

是一个模样很帅,而且很面善的,穿着粉嫩上衣的男孩,领带还是兔子耳朵样子的。

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中学生,很可能还是被朋友拉开长见识的。

“第一次来?”蔡徐坤问。

“嗯,啊!”对面的男孩一对上他的视线就有些紧张:“我……是被朋友拉来的。”

“哦,”蔡徐坤点点头:“我不是,我来过很多次了。”

男孩渐渐不那么紧张了,他看看周围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,或许是觉得蔡徐坤看着比较冷静无害,于是开始和对方搭话:

“我叫陈立农,你呢?”

“啊?”蔡徐坤转头,微笑着看他:“我是蔡徐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>

>

说起来其他人是a还是b还是c我都还没确定😂

信息素更加没确定😂

坤一定是受的,因为我丧心病狂的吃aa,oa,ba

【all佣】第五庄园日常聊天群

补充一下,
这篇用了课文中的梗😂就是孔乙己中的一段对话

这是红豆版链接:

第五单身寂寞聊天群

【all佣】第五庄园日常聊天

[说说你的头像有什么特殊含义②]

红豆版链接:

说说你的头像有什么特殊含义②

这是上篇:

说说你的头像有什么特殊含义①

【厂佣主all佣辅】佣兵追夫记[中]

前文在这里:佣兵追夫记.上

●  我们的目标是吹佣!吹佣!吹佣!!

●  本文架空,时间线自设。背景与游戏背景不符。设定是:佣兵15岁时与25岁的厂长相遇,佣兵30岁时来到庄园找人,此时厂长40(一直觉得40岁的男人非常有魅力),而园丁14岁。其他待定。

●  拒绝ky,不喜勿入!可以安利佣兵相关佣受cp!

>

>

>

  自从上次奈布跳了地窖以后,就再也没遇见过他。

  里奥身为监管者,能连着将近一周都让他见不着踪影,说他没有躲着自己,奈布是如何也不相信的。只是对方一直不出现,让自己连找都没有办法找。

  他怎么会知道,其实里奥一直在注视着他呢。

  那天游戏结束,里奥回到了监管者宿舍。踏进门,就听见班恩问:“里奥,他是你以前说的那个人?”

  里奥从前并没有多谈论过佣兵,只是简单回忆过一两句,却让人一听就明白对方的重要性。

  只是现在,他突然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,倾诉自己一直未变的心意与心情,倾诉一下那个一直寻找自己、甚至追到这个庄园的傻男孩。

>

>

  “……得知他来找我的时候,我非常高兴,”里奥说:“可是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现在成了什么样。”

  “所以你是在害怕他看见你的模样吗?”杰克嗤笑出声,十分不屑:“这又算什么爱呢?”

  怎么可能?里奥嘴唇动动,最终没有多说些什么。他倾诉是为了发泄内心的痛楚与……几丝喜悦。然而说完了,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 或许,他真的不应该出现在那个男孩面前。

  因为往往一直出现、不着痕迹的帮助对方,会一直吊着对方。明明没有希望,如果因为自己连在他心里最后的印象也破灭的话……

  奈布·萨贝达

  里奥在心里呢喃着这个一直思念的名字。

  如果会那样,还不如不出现,就让自己从前的身影在他心里就好。

>

>

  奈布自从那天见过里奥一次,一直到现在,就再也没有遇见过了。

  有时他一天连着去参与游戏,一局都没有停歇,但是也遇不见那个人,反而和其他监管者渐渐熟识。

  他问过小丑裘克,或者班恩,为什么没有里奥,结果往往是,对方其实一直在参与游戏。

  那为什么自己没有遇见过一次?奈布内心止不住的烦闷焦躁。刚开始被放地窖时,以为对方对他还是温柔的,原本想着从那以后就去一直找他,问问他这几年过的怎么样……问问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。甚至奈布还想,如果里奥他不想回答自己的这些问题,也是可以的。毕竟他这几年不停的在寻找,目的只是为了陪在对方身边而已。

  失去过那一次,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。

 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,居然会连面都见不上。

  时间长了,奈布的心慢慢沉下去。

  他好像发现,对方根本不想见到自己?

  为什么呢?是不想再看见自己了吗?

  还是觉得,以前的相处都是无关紧要所以不用在意的呢?

>

>

  里奥明显感到最近一段时间,一直找寻他的那个身影,渐渐消失了。

  奈布似乎被打击到了,也不再那么着急的去向监管者打听消息。他慢慢的将目光转向队友,只是比起以前更加沉默寡言。

  他心里有些庆幸,但更多的,是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的感觉。

  他不住的在心里告诉自己,奈布他年龄还小,他还有很好的人生可以选择,但是如果我参与他的人生,是不会让他幸福的。

  里奥最大的错误,是没有站到奈布的角度去思考对方的心情。

  可能是现在成为了监管者,他一直觉得自己和以前的自己变化太大,而奈布心中其实始终是年轻时的自己。

  当时他手无杀戮,身上也没有背负血与诅咒。

  他一直在想自己能不能配的上奈布,从来没有想过奈布是否在意他的改变。

  现在奈布似乎不再寻找他了,里奥心中想着应该是放弃了。

  但同时他也错估了,奈布身为雇佣兵的耐心与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下章完结,相信我,真的是HE

而且还会很甜!

占tag致歉

  今天晚上停更一天,开始补档。(没错,时隔几个月……)

  写女求生者性转那篇有点卡了😂

  刚刚总结了一下,需要补档的有:

① 厂佣的佣兵追夫记

② 乌鸦佣,乌鸦的报恩

③ 主殓佣的再次相遇之时

④ 影佣,宿伞佣主的潜入监管者宿舍

  目前就这4个(窝觉得窝的坑还可以😂)

  应该是按照序号开始补。本来打算写完性转再补档的,现在写性转脑子不够了😂卡不动😭😭

再次占tag致歉!



【all佣】第五庄园群日常聊天[系列②]

这篇未完。以后的更新也会在这篇更,然后置顶,喜欢这个系列的可以直接点我主页!

题目:说说你们头像有什么特殊含义

拒绝ky,不喜勿入!可以安利佣兵相关佣受cp!

谢谢!

链接如下:

第一章: 说说你们头像有什么特殊含义①

【all佣】第五庄园群日常聊天[系列①]

题目:【幸运儿的问题】

娱乐向,看着开心就好!

请勿ky,不喜勿入!可以安利佣兵相关佣受cp,谢谢!

红豆版在下[每章差不多100+字]😂

①[第一章]  幸运儿的问题①

②[第二章] 幸运儿的问题②

③[第三章] 幸运儿的问题③

还有一些all佣cp出没,不过有点少。

一会儿还有一更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
【all佣】震惊,一觉醒来女求生者们都……⑤

● 排雷预警:求生者全员×佣兵,女求生者男体化(就是性转)!不喜勿入!

● 男女求生者们记忆都正常!

● 拒绝ky!可以安利佣兵相关佣受cp。

  接上文▼

>

>

>

“通知什么?”奈布问。

玛尔塔看着奈布,对方似乎在想别的事情,显得有些忧心忡忡。

“你知道庄园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吧?”玛尔塔有些严肃。

“你说的是……你们变成男人的事?”

“对。”玛尔塔说:“我们怀疑这次的诅咒,应该是有人故意所做的。”

“什么?”奈布一愣:“谁会给你们下这种诅咒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这也是我今天的来意。”玛尔塔坐直了身子:“奈布,我希望你最近留意一下几个人。”

“因为我觉得……他们有点不太对劲。”

……

>

>

>

“好久不见,海伦娜。”在等候厅中,奈布几人与海伦娜打招呼。

海伦娜无论男女,都是那样温柔美好的样子,气质温柔的他好像随时随地都在给别人传递着温暖。

“好久不见,奈布先生。”海伦娜微笑着,他虽然看不见,但是耳朵的灵敏让他很自然的转头“看向”奈布:“突然变成这个样子,没吓到您吧?”

“不不,当然没有!”奈布连忙摆手,才想起对方看不到,于是解释道:“其实接受了以后,感觉没什么两样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海伦娜笑笑,不再说这个话题,“那么今天拜托你啦,我会尽快修机的。”

“交给我吧。”奈布活动了一下手腕,就像平常一样。

>

>

>

游戏的时候,奈布全心全意遛这局的监管者鹿头班恩,突然他想到既然艾玛的父亲里奥说这个是庄园的诅咒,那么同样是监管者的鹿头是否也清楚情况呢?

于是他顺便在遛的同时,出声叫鹿头。

“班恩?”

正在追他的监管者鹿头身影顿了一下,然后看他。

“关于最近的诅咒,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奈布停了下来,问。

班恩面无表情,似乎在思考,然后他对奈布点点头,在奈布正要开口的一瞬间扔出了勾子勾住对方。

“用你一个,换三个,还给你说。”班恩言简意赅。

“成交。”奈布爽快答应,然后被对方用气球牵着去了地窖。

>

>

>

“我知道那些女求生者都是吃了那天晚上的面包变成这样的。”班恩一开口就是一个大招。

“什么面包?”奈布疑惑:“诅咒还能下到面包里?”

班恩默默看了他一眼:“诅咒有很多种。那群女生应该是吃了面包把诅咒顺带带到身体里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奈布问。

“我记得好像就是她们吃了面包以后,过了一会儿里奥的女儿,不对,儿子找过来的。”

“是这样吗。”奈布坐在椅子上,继续思考,他看看面板上只剩下一台机子了,又看见有队友朝这边跑来,连忙发了一句“别救我!”。

突然他发现一个疑点:“求生者们吃的不是一样的吗?”

“那就是有人故意下的诅咒。”班恩不在意的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奈布脸色有点凝重:“一般求生者和监管者的餐点是分开的对吧?”

班恩点头。

“可是红蝶也被诅咒了。”奈布看着班恩,对方却一脸茫然和震惊:“什么?她也变成男人了?”

说完却有点疑惑:“不对啊,虽然我这两天没见到她,但是也没见过里奥他们说过什么?”

奈布则是想起了一个细节,比如,为什么求生者和监管者的宿舍分开的情况下,玛尔塔晚上来找他,却毫不意外红蝶的男性模样呢?

而且后来红蝶说了所谓解除诅咒的方法,可信度也很让人怀疑。

感觉玛尔塔好像隐瞒了一些东西。

奈布想,出去了以后得问问。

>

>

>

游戏结束,奈布以一换三,使队友赢得了比赛。

他正准备去找玛尔塔,却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拦住了。

“奈布,”漂亮的少年仿佛下定决心一般,身上的香水味也似乎浓郁起来:“你跟我来一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大家肯定知道最后一个人是谁(。・ω・。)

沉迷破案的奈布和一心想谈恋爱的薇拉哈哈哈!

其实真相真的会让人很无语,因为逻辑死(゜ロ゜) 😂😂大家就当娱乐看,千万别认真的去猜😂😂

性转医生的有些腹黑感还有小狼狗的感觉!

嗷嗷嗷!!!ㄟ(≧◇≦)ㄏ

开心死啦!谢谢利利的画嗷嗷嗷!太棒啦!!!

>

顺便[一秒总裁脸]

>

>

很好

这个女人

竟然罔顾我的心愿

那个凉皮还没去掉!

呵,玩火?

女人,你成功了

一分钟,我就要这个女人所有的信息。



碳酸利老二🚀:

表白凉皮魔鬼 @LittlE NaB !!女求生者性转真的太可爱💦💦
很擅自地试着画了😭😭医佣真香

【all佣】震惊,一觉醒来女求生者们都……④


● 排雷预警:求生者全员×佣兵,女求生者男体化(就是性转)!不喜勿入!

● 男女求生者们记忆都正常!

● 拒绝ky!可以安利佣兵相关佣受cp。

  接上文▼

>

>

“这么晚了……”奈布的表情有些迟疑:“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吧?”

“真可惜啊奈布君,”美智子微微一笑:“我来这可是有大消息的——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怎么解除我们的诅咒吗?”

“你知道办法?”奈布一愣:“可是玛尔塔他们都说需要时间的。”

“那个不是办法,而且通过时间渐渐的诅咒自己消退。”美智子活动了一下手腕,显然还不是很适应这种男性的身体,“我说的是一种非常快速而且有效的方法,不过有前提——只能帮一个人。”

对方这么认真的说,奈布也有点相信了,不过:“你来找我是因为这个方法只能帮一个人,比如说你?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美智子点点头:“不过你帮了我以后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呦。”

奈布狐疑的看着他,本能的觉得不对:“你说的方法……是什么?”

“啊,当然是……”美智子突然伸手捧住对方的脸,然后把脸凑了过去。

“!!”奈布下意识后退,然而被捧住脸根本挣脱不开。

“红蝶?”突然有人站在红蝶旁边:“你最好还是放开他。”

>

>

“玛尔塔?”奈布趁美智子停顿的瞬间仰头闪开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旁边的玛尔塔无奈的笑笑:“你还真受欢迎,我有事来你们宿舍都能看到有人找你。”

美智子放下手,冷淡瞥了一眼空军,发现对方的信号枪恰好在旁边威胁着,冷哼了一声。

奈布皱着眉,脸有点红的看向红蝶:“美智子,你说的方法就是那个?”

是吗?美智子轻笑,当然不是了。

准确的说,是根本没有什么快速解除诅咒的方法,这个诅咒只能等它自己消除罢了。

只是没想到,单纯的想占个先机占个便宜,都这么麻烦。

“我肯定说的是实话啊,”美智子看着奈布:“只不过被打断了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不过那个秘密还是可以告诉你哦。”美智子凑近奈布,一旁的玛尔塔警惕的握紧了枪。

“有没有发现那群变成男孩的小女生,总是对你有一些不同的态度?”美智子在奈布耳边轻轻说:“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奈布犹疑的看着他。

“因为他们对你的感情不一般啊。”

>

>

美智子在说完话后就离开了,完全不管奈布因为这个有多么大的震撼。

按照美智子的想法是,奈布现在明显还是直男,要是知道这么大的消息,本来应该已经接受女性队友变成男性,突然又来这么一出,惊吓是必须的。

可惜了,美智子又遗憾的想,没亲到真是太可惜了。

>

>

“玛尔塔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奈布微微有些尴尬的看着对方,刚刚被看到那一幕的他目前心情很是复杂。

而且,美智子说那些人对他的感情不一般?

那玛尔塔呢?奈布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被扑倒在沙滩上,还有玛尔塔莫名其妙牵扯到艾玛他们的那一番话。

他看向玛尔塔,玛尔塔也正好看向他。

屋里灯光有些暗,映得玛尔塔面容有些朦胧,不过奈布也看清了对方穿着的衣服,玛尔塔脱下了外衣,内里是一件没系扣子的白衬衫,修长有力的腿包裹在军裤中。

整个人的感觉和平时不一样,有些随意和懒惰。

没系扣子的衬衫露出了对方光洁的胸膛,感觉胸肌很结实的样子,不过应该没有自己结实……奈布不确定的想。

“看什么呢?”玛尔塔戏谑的问。

“我在比胸肌。”奈布条件反射回答。

玛尔塔瞬间无语,看着对方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胸,还以为有点弯了,毕竟今天晚上自己可是故意穿成这样,没想到对方的回答还是这么直男……

“对了,玛尔塔,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?”奈布想起对方的来意。

“啊,奈布,我是来给你通知一个事情的。”玛尔塔想起正事,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小区停电,物业说是暴雨打雷闪电,然后高压计量柜被击穿……维修得两三天😂

在一片炎热之中无边无际的疯狂(ʘ言ʘ╬)